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86阅读
  • 1回复

风起青萍:“一带一路” 中亚篇(转)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33474
金钱
55745
威望
14
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6-01-14

      

            能源布局与中亚管线(网络图片)

中亚天然气管道项目是党中央、国务院决策建设的具有重大意义的战略工程,是我国第一条引进境外天然气资源的跨国能源通道,也是开始纳入“一带”内容的主要设计之一。从1997年始到今天,期间经过了长达十八年的谈判与建设周期,分为ABCD四条管线建设阶段,涵盖了中亚五国。这几条管线已经建成了ABC三条线,D线从2014年开始正在建设中,预计今年建成输气。

从长远储量看,中亚未来能占据中国超过一大半的进口天然气需求,而从中亚五国到里海沿岸的巨大资源储量,可以在经略中亚的长远规划下为中国提供源源不断的供给。在四条管线中,规模较大、未来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安全效益、战略意义最重要的一条管线,是邻近南亚、2016即将建成的D线。

中亚五国的天然气储量极其丰富,在中国之前以及建设过程中,来自西方与俄国、印巴的“抢夺”从来不缺,也因此在中亚展开了一场数方争夺能源通道供应的政治、经济、金融大战。

从中国国家能源规划布局看,(见题图)有四大通道。其中来自俄国的能源主要输往东北及京津地区、环渤海经济带,为以后再次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提供充足的能源保障;中亚能源用于中西部发展和东南部发达地区供给;缅甸方向则输往昆明,支援大西南地区建设及战略储备;东部海上开采的气田和上进口液化气,只能作为沿海城市的补充。而未来的中巴能源线路建成后,连接印度洋瓜达尔港与来自中东(含伊朗)、非洲的能源供应,更可以为中国提供充足的能源保障。

中国在中亚的能源投入,不仅为中国能源安全得到了保障,也带动了这一地区的经济快速增长。数据统计,中国石油在中亚五国累计缴纳税费已经达到300多亿美元,创造中亚国家直接就业数万个岗位。止2013年数据显示,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增长均达到10%,哈萨克斯坦增长6%,乌兹别克斯坦增长8%,塔吉克斯坦增长7.4%。

         土库曼斯坦阿姆河第一天然气处理厂全景图,这是中石油海外最大的天然气项目,
              占地80万平米,含28座井场(网络图片)

一、中亚能源大博弈:这次不是“中或输”

根据数据,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远景储蓄为15.5万亿立方米,哈萨克斯坦的8万亿至10万亿立方米,乌兹别克斯坦的6.6万亿立方米。其中哈国产量受限,自用量较大,剩余部分基本出售俄乌两国,最大的问题是,哈国自08年来出台的一系列政府措施不断推高中国的能源获取成本。在中国之前,作为苏联原有管线的继合法承者,中亚国家的能源出口的主要路径,就是只能通过俄国才能销往欧洲,因此俄国掌握了通道,中亚国家不得不廉价出售给俄国。

2007年,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在北京签署了《中土天然气购销协议》和《产品分成合同》。在双方的各自能源规划中,各得其所,中国得到了充足的保障,而土国则摆脱了俄国独此一家对土国的能源管线控制。根据协议,从2009年1月起的30年运营期内,土将每年向中国输送30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170亿立方米来自商业购买,130亿立方米来自中石油在阿姆河右岸勘探开发天然气的产品分成。

与中国较劲的还不止俄国一家,欧洲也积极推动建设跨越里海,试图通过高加索山脉抵达欧洲的一条管道,目前土国的天然气管道也已经通过里海送达地中海沿岸国家;在南亚方向,印巴同时都在积极推动建一条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的管线。而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竞争国家,比拼的其实正是“如何节省时间和加快建设能力”的竞争。在这个方面,恰恰中国是强项,也因此在土库曼斯坦能源输送博弈中,中国不是一些人想象的“最大书架”。

        中亚(土库曼斯坦)能源输送示意图(网络图片)

二、中国能源西进战略:管线建设的长远运筹与困难

中国能源西进,始于1997年,以中石油购买哈萨克斯坦几乎死透的石油公司股份并使之起死回生为契机,在扭亏增量成功后开始加速国家能源战略布局。这背后,正是中国石油人数十年来在艰难困苦下练出的“鸡蛋中挑骨头、石头里攥出水”的过硬技术,加上极为艰苦条件下造就的几代“铁人精神”,才在哈国获得成功并赢得认可。笔者在查阅资料中曾看到了运营前期许多中国员工们令人心酸的故事,甚至大家因资金不到位而集体筹资、垫付工资给当地相关机构而导致自己生活困境...

           冒着严寒施工的管线员工(网络图片)

正是这种极为艰难的条件,使得初始参与的三家外资公司埃克森美孚、荷兰壳牌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最终在2001年分别放弃了参股中国“西气东输”工程的大好机会,使得原计划的四家公司联合参股项目变成了中石油的独资。从今天看,这几家外资获得参股中国能源的机会本来极难,而正是因为市场前景和投资风险大,才使得三家失去了大好机会,这是他们的不幸,却是中国的大幸。

目前ABC三线运营管线早在1997年即开始策划实施,经过几年艰难的谈判最终进入建设并输气,期间A、B线在09、10分别建成对华输气,进入中国的阿拉山口后输往中国东南部发达地区,上万公里的管线使得它成为了世界上最长的天然气管线;C线也已于2014年6月实现通气,进入霍尔果斯口岸后经乌鲁木齐并入西气东输主管线,运营方面主要是与中哈、中乌国家控股油气公司分别合资运营。目前ABC线加上增购的250亿立方,已经达到500亿立方。

D线的乌-塔-吉-中线路虽短,却因地形、地震带等原因难度施工极高,其中塔吉克斯坦段大半管道穿越高烈度地震山区,沿线施工条件、气候条件恶劣,社会依托薄弱,交通条件限制等因素更加大了施工难度。

                土-乌-塔-中沿线地形复杂,多发地震,建设难度极高

三、D管线的经济与战略意义

2014年9月13日,习近平主席和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共同出席了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塔吉克斯坦境内段开工仪式,此举标志着中亚管道D线进入快速建设的开端。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设计输量300亿立方米/年,预计今年建成通气,管径与输送能力较ABC线均有大幅提升。届时,加上增购合同,中国从中亚进口输气规模将达到850亿立方米/年,中亚天然气管道也将成为中亚地区规模最大的输气系统。

D线管道线路进入中国后,在乌恰县境内由77号界碑入境,沿喀伊公路穿越黑水河后,进入乌恰工业园区中亚管道D线乌恰计量站。这条管道在线路上首次途经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个国家,与已建成的连接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的ABC线一道,形成了巨大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网,南北天然气分两条走向,如张开的双臂拥抱着中国大西部,并把中亚五国与中国通过这条纽带相联,这会进一步加深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继而成为“一带”首出国门之路上践行“五通”的第一个成功典范。

2013年,ABC三条线对华天然气出口达到274亿立方米,超过中国天然气进口总量的一半。

D线的战略意义,还在于整合塔、吉两国,为其经济发展提供坚实的保障,也使得其未来发展纳入与中国深度融合,并为“一带”辐射西亚及南高加索国家起到链接作用。从另一方面看,吉国属内陆国家,而塔国则接壤阿富汗,它的战略位置极为重要,从反恐打击三股势力方面看,中塔联合的安全意义上可以共同阻断新疆分裂势力的重要外部支援通道;从军事战略的层面看,对未来可能出现在阿富汗周边的中美或明或暗的军事安全博弈,我军对敌对势力的威慑意义都极为重要。因此,即使从联合保障能源管线和共同反恐的角度看,中国与中亚五国的军事安全领域合作即将进入一个迅速发展的时期。

四、以中石油管线公司为代表的国企在“一带”中的作用

1、管线建设的成绩巨大

目前,国家大力发展以天然气为代表的清洁能源是国家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这样一条清洁能源管线的建成与维护,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在中亚管线的输气中,甚至惠及香港。

从经济看,中亚天然气管道ABC三线管道输气高峰时已超过每天1.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46%,即使如此,仍然还有需求上的巨大缺口。

2、国之交在民亲,民之亲在心近

以哈国为例,18年来,中哈管线与贸易早就惠及哈国各个阶层,虽然说中亚天然气管线已经成为中亚多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中国对哈投资,也不仅仅在于油气领域,在其他方面也逐渐有了重新认识,比如对哈国的民间赞助等累计已超过15亿人民币。但因为西方诸国在哈国的投资额是“相当的大”,其在经济之外的对哈影响决不能忽视。随着纳扎尔巴耶夫即将退出竞选,加上历史因素与现实大国的影响,导致哈国对华合作中出现一些负面因素,中国政府决不可等闲视之,都是要有前瞻性预判和面对的,这里的经济合作与民族融合方面,以后有可能出现一些问题。

3、历史因素的影响

中国与中亚存在着深远的和悠久的政治、经济、历史、文化联系,这种联系连绵不断地持续了两千多年。当时,西域是东西方贸易的交通要道,中国的丝绸等物品主要通过西域运往欧洲,苏联之时,中国与中亚地区的关系完全从属于中苏关系。中亚人也成为了“苏联人”。这使得中亚的重要性在中国的国家观念中被“大大降低”。中苏的交恶也影响到了中国与中亚的关系,中国与中亚相邻而居,却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中国与中亚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历史联系的断裂,以及中亚在这一个多世纪发生的深刻变化,使中亚不仅在地理上,而且在政治、文化、社会和心理上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陌生和隔膜,中亚对中国,成了遥远的记忆,这个“历史影响”必须要认清。直到90年代才逐渐回归正常交往。但即使如此,起步较晚的中国,仍然需要面对俄国在这里的“多方面优势”。从政府作为看,中国也在文化方面加大了与中亚五国的深度交往,包括国内在考古学领域与中亚国家的联合考古也早就开始,如西北大学一些中亚考古项目,并取得了一些丰硕成果。

4、中石油应在政府主导下对中亚国家积极进取,并起到带头作用

政府方面在经济、贸易方面的先行是第一步,睦邻、安邻、富邻政策的中国正是地该区中的重要稳定因素。实现地区形势稳定、发展、繁荣是长期潜移默化的过程,而不能过急。

从长远看,中俄未来竞争、并主导中亚的经济一体化,在俄国可能复兴的情况下或许会成为一个焦点,俄国对中国的中亚经略、能源战略这两方面有疑心,也是俄国今年打算以其主导的、以俄白哈为主要成员的“欧亚联盟”打包对华谈判的重要原因,这也是美国势力逐渐退出、主要安全矛盾得到解决之后,中俄在中亚区域经济整合领域的矛盾或竞争可能升级,这个我在以前系列文章“中美博弈看世界之四”和南亚与阿富汗问题的相关文章中都有过预判。

哈国对华贸易已经接近30%,这是现实或许也是趋势,能源之外,农业可能成为下一个重点领域。从哈国去年以来的两次对华恶性事件看,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可以淡化处理,也暴露了政府在深耕中亚的战略之下文化领域、软实力建设方面的缺失,这一点,我们要向美国人学习。

中石油管道公司,可以向政府建议:如何在长期深耕中亚的策略下,利用文化优势、(譬如针对非洲的一些措施)加强两国民众之间的感情,同时加强对中亚的社会、民族以及民心的文化影响、对员工的纪律管束。

总之,出现问题之前,要未雨绸缪,对问题的求解,不仅是针对各国经济发展和个人收入提升之路,更是与相关国家法制、平等、尊重、信任、公正和思想及文化认同之道。这是个长远任务,或许还会发生问题与摩擦,不能被有关方面、或无关方面别有用心者“无限放大”,管控这一点是企业的最低目标,所以,我们的企业还应该成立一个独立“应急协调组”,工作就是协调公司与中亚国家各个“有关方面”,与民众的感情沟通、双方员工的文化交流,至少救火是要完成的。

其实,这个不仅是中石油管线公司方面的事情,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的问题之缩影,它需要政府的、民间的智库学者认真考察、提出建议,更是政府方面排除“一带一路”隐患的必要工作。譬如政府以“一带一路”的格局加大对中亚国家的人才培养,这是长远根本之道,或许政府会以此事为警醒,已经当做了一个课题也未可知。

结语:

“一带一路”不仅是实现中国梦,也是实现中亚国家的梦。西出国门的第一步,我们要将它与沿途每个国家和民族自己的梦想结合起来,让他们也享受到“一带”的红利,实现自己的梦想,作为企业也应在其中起到“文化使者”的作用,否则,就会产生宗教、民族的不睦或冲突,甚至在西方势力策划下被定向升级为民族的、或者“文明”的冲突。

2016/1/12

{附}:中亚管线大事记(来自百度)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最初的设想为在中哈石油管道的基础上的延伸。

——2003年6月,在胡锦涛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时签署了尽快完成此项目的意向协议。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与中国石油随后开始了输气管道项目可行性研究,与此同时,中国与其他中亚国家继续进行协商。

——2006年4月3日,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签署了关于输气管道建设与长期天然气供应的框架协议。2007年6月,土库曼斯坦总统古尔班古雷·别尔德穆罕默多夫在访问中国期间签署了加速该天然气管道项目建设的协议。7月,土库曼斯坦正式加入原有中哈石油管道。

——2007年11月8日,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KazMunayGas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签署关于未来管道建设的原则性协议。

——2007年8月30日,全长188公里的土库曼斯坦段开工建设。乌兹别克斯坦段的建设于2008年6月30日开工。哈萨克斯坦段亦于2008年7月9日开工建设并于2009年7月完成一期工程。

——2009年12月12日,胡锦涛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该段宣布竣工。

——2009年12月14日,管道全线通气仪式在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右岸巴哥德雷合同区第一天然气处理厂举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同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共同出席通气仪式。

——2014年9月13日,习近平主席和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共同出席了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塔吉克斯坦境内段开工仪式。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发帖
15906
金钱
24088
威望
0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6-01-14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